毛泽东和打破碗花花

1958年3月19日的《四川农民日报》刊登了介绍这种野草的文章,还附有其样本图。文章中说:“四川各地农村里,在田坎边、水井旁生长着一种野生植物,郫县的农民叫它作‘打破碗花花’,把它采来撒在粪坑、水凼能杀蛆灭孑孓(蚊子幼虫),它还能毒杀土蚕、螟虫,同时它又是一种很好的绿肥。”毛泽东主席把这个材料专门推荐给参加“成都会议”的同志,并专门写了一段文字转述这个有意思名字的由来。1958年3月26日的《人民日报》以《让毒草为人类服务》为题,向全国农村介绍这种植物及其用途。

从胡澄章家出来,毛泽东又来到军属居素吾家。毛泽东走到那张临窗放着的书桌边坐了下来。他看见桌子上有一张《杭州日报》,便拿起来问程瑜:是今天的报吗?

近年来,农业生产中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对土壤、水体的危害越来越大,土壤、水体的自净能力越来越弱,带来了严重的水污染问题。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告数据显示,农药、化肥也是造成湖泊水富营养化的最主要因素,湖泊水中64%的总氮、78%的总磷和60%的化学需氧量均来自于农业。化学农药在杀死害虫的同时,也污染到农作物,直接危害了食品安全。农业生产中的这些重要污染源头如何治理,给我们提出了新课题。

毛泽东微笑地走着,不断地向大家挥手致意。几个胆大的年轻人把手伸过来要和毛泽东握手,毛泽东立即把手伸过去。这只手还未放下,另一只手又把他握住了,接着几十双手又伸向毛泽东。毛泽东无法前行了。

毛泽东主席听了兴奋地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是群众的一个创造,好办法,要推广。”接着他又问这种“打破碗花花”是否好找,周桂林随手在田坎边拔来一株。毛泽东主席拿过来看了看说:“很好,带回去,明天开会给大家看看。”(《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毛泽东主席嘱咐郫县县委书记和省农业厅驻红光农业社的梁禹久处长动手写稿,次日写成,后天审稿,再后天登报。

毛泽东称赞地说:很好,你们一家都很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拥有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把党中央的决策落到实处,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等理念,发挥实效,关键的一条就是要治理污染源头。

5日晚上,毛泽东在长沙看木偶戏《追鱼记》。

毛泽东主席好奇地问:“它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郫县县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潘兆清解释说:“以前为了防止孩子们去摘这种花,农民们就对孩子们说摘了这种花就要打破碗,打破了碗就吃不成饭。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1月,毛泽东起草了关于召开南宁会议的通知:

当年毛泽东主席很重视“打破碗花花”的药用,是因为“打破碗花花”可以加工成中药农药。这固然有当时化学农药缺少的原因,但中药农药的治病杀虫及营养能力已得到基层农技推广专家及部分种植户的认可。相较于化学农药,中药农药毒性小,对环境友好,符合“绿色植保”的理念,从保护土地资源、提高农产品质量等长远利益来看,发展前景十分广阔。用中药农药替代化学农药是一条减少农业污染的有效路径。

天井里,一字排开五口大水缸,每口缸上都盖着木盖子,毛泽东走到一口缸前,揭开缸盖,仔细地瞧着。

1958年3月8日至26日,中央在成都市召开有关部门负责人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参加的工作会议,也叫“成都会议”。3月16日,毛泽东主席去视察成都市郫县红光农业社。视察时,毛主席向社长们问起“除四害”工作的进展。当谈到如何消灭苍蝇、蚊子时,红光社社长周桂林说,茅坑里生沙虫子,把“打破碗花花”铡烂丢到茅坑头,就可杀死沙虫子,以后用这粪水浇烟苗,还可以治土蚕子,也可以治螟虫。

56号里还有一个菜园子。居住密度如此高的院落里竟然还有菜园子,毛泽东很感兴趣,他随着石侣琼、程瑜等来到菜园子。菜园左角上有一口粪缸,贮存着浇菜用的人粪尿。粪缸上加了双层盖子,外面也刷洗得挺干净。所以,站在粪缸边也闻不到臭气。

中国是农业大国,中药农药推广可为农业生产带来一定效益。发展中药农药可以保护好水体土壤环境,也有助于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有望从根源上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保障群众健康。这就是毛泽东主席重视“打破碗花花”带给我们的启示。

农业方面,他从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里抽出14个要点,要求各省地县委抓住不放。

图片 1

他说:最怕的是六亿人民没有劲,抬不起头来。反冒进就是泄了六亿人民的劲。他讲到宋玉写《登徒子好色赋》的故事,说他们用的都是一个方法,叫做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1958年2月12日,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除四害”(老鼠、苍蝇、麻雀、蚊子)的指示。全国各地群众情绪高涨,积极响应号召,普遍开展讲卫生活动,清除蚊、蝇孳生地,广泛灭鼠。群众用打鼠板、关鼠笼、灭鼠药等进行灭鼠,成效显著,涌现了许多无鼠害单位。如成都市动员群众拆除猛追湾一带城墙,填埋在现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附近的一个大污水坑中,郫县(现成都市郫都区)红光农业社用当地野生的“打破碗花花”投入厕所杀蛆灭蝇。

你干什么工作呀?毛泽东问。

“打破碗花花”是一种草本植物,又叫野棉花、盖头花、湖北秋牡丹。它分布在中国四川、云南等地以及印度、缅甸等国家,生在山地草坡、沟边或疏林中,每年7~10月开花。“打破碗花花”是一种中草药,性辛味苦,归肺、肝、胆经。《湖南药物志》记载其“苦辛,有大毒”,有清利湿热、解毒杀虫、理气散瘀之功效,可用于跌打损伤、风湿关节痛、肠炎、蛔虫病、钩虫病等,还可以捣烂敷大椎穴治疟疾,又可以灭蝇蛆。总之,“打破碗花花”是一种应用广泛的中草药。

你住哪里啊?毛泽东边走边和她聊了起来。

毛泽东又如何会和“打破碗花花”发生关联呢?这其中有一段趣事。

看了两个大院落后,毛泽东兴致依然很高,对紧跟着他的王芳说:再看看。

毛泽东看到小营巷无蚊子,家家户户不挂帐子,高兴地说:除四害杭州可作样板。

毛泽东又问:你们有没有进行农具方面的研究工作?楼宇光回答:我们只结合做了一些。毛泽东说:要做研究工作,你们设立一个专门部门来进行农具研究工作好不好?楼宇光回答说:好的。毛泽东问旁边的一位省委负责同志:他是同意了,你赞成不赞成?那位负责同志回答:赞成。毛泽东说:那好,你们就向省委提个建议吧。毛泽东问楼宇光:你是学什么的?我学的是土壤农化。毛泽东说:我想了解一下,农作物所包含的元素以什么元素的比重最大?毛泽东和楼宇光谈了各种元素的比重后,还谈到了土壤的团粒结构以及日光、水分与农作物的关系。末了,毛泽东向楼宇光借一本关于土壤方面的书籍,楼宇光立即取来两本土壤科学方面的书,呈送毛主席。

晚上,毛泽东在南宁会议上第一次讲话。着重讲反对分散主义和关于反冒进两个问题。

我是永安丝织厂的青年工人。郑肇勇随手拿了一块永安丝织厂出品的丝绸给毛主席看。

此刻,小营巷的男女老少都奔到巷子里来了,大家把42号墙门的里里外外围了个严严实实。毛泽东一出来,大家主动闪出一条道,簇拥着毛泽东向前走。毛泽东在大门口一出现,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一片欢呼声,人们问候:毛主席好!毛主席好!

毛泽东走近双轮双铧犁开始扶犁耕地,周围的人,尤其是楼宇光,注视着毛主席驾驭双轮双铧犁。犁到地头,毛泽东放下农具,询问了职工的生活情况。省农场农具管理局李安邦副局长向毛主席呈送了有关双轮双铧犁的试验资料。毛泽东要走了,他再一次同职工们热情握手。①

毛泽东问:还有花生、芝麻、油菜等油料作物你们是否研究?楼宇光作了补充。

毛泽东又握着程瑜的手,问:这里住了几户人家?程瑜连忙回答:十户。

王芳点点头,寸步不离地跟着毛泽东走出56号大院。

毛泽东接过日记本,很仔细地看了几页,笑着说:很好。并伸出手握了握郑肇勇的手。毛泽东转身看到郑肇勇的哥哥从厂里得来的先进工作者奖品,便问道: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毛泽东还未跨进42号院大门,居住在里面的孩子们已飞身奔回院子报信:毛主席来检查卫生了!院子里的人赶紧从各自的家门奔出。

关于反对分散主义,毛泽东说:国务院向全国人大的报告,我有两年没看了。章伯钧说国务院只给成品,不让参加设计,我很同情。不过他是搞资产阶级政治设计院,我们是无产阶级政治设计院。只给成品,不给原料,不行。你们平时就不跟我们通气,不拿一点半成品、原材料来,一定要等到你们把什么都搞好了,才拿给我们,这实际上对我们是一种封锁。财经部门不向政治局通情报,没有共同语言。农业纲要四十条,最初是八条,后来是十七条,同地方的同志多次交谈议论,最后才形成四十条。这回先到杭州,同华东同志谈了十几条;在这里又谈了二十多条。他说:中央只揽了一个革命,一个农业,其他实权在国务院。有人反对党政不分,想把大权揽过去,让党委搞点小权,最好的好意也是想将一半大权揽过来,这样就没有集中了。集中,只能集中于党委、政治局、书记处、常委,只能有一个核心。为了反对分散主义,我编了一个口诀:大权独揽,小权分散;党委决定,各方去办;办也有决,不离原则;工作检查,党委有责。

你们这里卫生工作搞得怎么样?毛泽东问郑肇勇。

3日,毛泽东对1957年12月31日《浙江日报》社论《是促进派,还是促退派》作了批示:乔木:此篇很好,可转载,并可广播。1958年1月5日,《人民日报》转载了这篇社论。

外面的群众越来越多,不少人趴在窗框上向屋里张望。

1月4日,杭州会议结束。

4日,毛泽东再次在杭州会议上讲话。他对中央部分领导人和华东五省一市的第一书记提出了17个问题。

1958年1月2日,毛泽东对《江苏红领巾支持四十条》新闻作了批示:乔木:红领巾新闻可阅,并可参看江苏报纸由新华社写一条新闻播发。

2日,周总理飞杭州与毛泽东商谈接见也门巴德尔王太子事。

毛泽东来到的消息很快地传遍了整个小营巷,人们带着欢乐和兴奋的心情,愈来愈多地汇集到毛泽东身边。毛泽东一边向大家挥手致意,一边慢慢地向前走。他来到居民俱乐部门口,见墙上贴着墙报,便停下来观看。

经程瑜介绍,毛泽东来到教师胡澄章家。

1958年初,春节将临的一个傍晚,我在学校刚吃过晚饭,突然接到上海市委的通知,要我马上到杭州去。同行的还有周谷城、赵超构两位同志。我们猜想,可能是毛主席叫我们去。等我们上了飞机,这猜想便得到了证实。飞机座舱里的陈设,同我们见到的毛主席在飞机上工作的照片所摄完全相同。哦,毛主席是派了他的专机专程来接我们的。当时,我们的激动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你姓什么?程,工程的程。

毛泽东听了程瑜的回答,高兴地说:这个办法很好,可以推广噢。

毛泽东批评分散主义是针对国务院的。参加会议的王任重在日记中写道:晚上和先念、富春、一波同志谈了主席的讲话,对于这样尖锐地批评分散主义感到一些突然。

这是你们的房间吗?毛泽东问。

南宁会议原只想找九省二市的第一书记参加,周总理对毛泽东说:2月份要召开一届人大五次会议,时间已经迫近,是否先在党的会议上讨论一下1958年的预算和年度计划。这样,毛泽东同意陈云、李富春、李先念和薄一波到会,陈云因病未到。

游静之忙说:有,还有牛肉。毛泽东打开锅盖看看,笑着说:不错,不错,营养不错嘛。毛泽东细心地看了看厨房内的一切,然后向郑肇勇家走去。里面可以进去看看吗?毛泽东站在郑肇勇家门口问。

是的,毛主席。胡澄章回答。

12日上午,继续开会。毛泽东第二次讲话。

午后,毛泽东视察了浙江省农科所。

用毛泽东的话说,与1957年12月16日至18日第一次杭州会议比,这第二次才积累一点意见。会上,毛泽东两次讲话,着重讲了领导经济建设的方法问题,政治与业务的关系问题,敌我与人民内部两类矛盾的问题,以及不断革命、技术革命等。并再次批评反冒进,还第一次点名批评了周恩来等人。杭州会议,实际上是南宁会议的序幕。毛泽东的两次讲话,一共谈了十七个问题,可以说是《工作方法六十条》的雏形。

毛泽东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过道,看了放在那里的饭桌,又看了菜橱,都像刚擦洗过一样,毛泽东问大家:你们这里有没有苍蝇?有没有蚊子?

5日下午,毛泽东要离开杭州去长沙。在去机场的途中,毛泽东突然提出要到小营巷看看。此时,警卫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均已乘车直奔机场,毛泽东身边只留下叶子龙、王金山、李银桥和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杭州市市委书记王平夷等人。

我们到达主席在杭州下榻的处所已是晚上10时以后。当我们乘坐汽车到达的时候,主席已经站在门前等候我们了。在这之前,他刚刚开完一个重要会议。

程瑜揭开粪缸盖子,对毛泽东说:这个粪缸在夏天也不生蛆。

主席亲切地把我们迎进室内。那里陈设十分简朴,一张方桌,四把椅子。主席和我们三人各据一席,相向而坐,像老朋友谈家常一样,无拘无束地谈了起来。

毛泽东点点头,视线移到挂在板壁上的奖状,逐字逐句地念了起来,念完后,又握住胡澄章的手,说:哦!原来是一个先进教育工作者,很好!

毛泽东说,我们打了20多年仗,打仗必须发动群众。土改也是要发动群众,历来反对恩赐观点。社会主义发动群众应当更充分些。大鸣大放,发动群众。为搞水利,不发动群众不行。冒进是全国人民热潮冲起来的,是好事。搞工业,搞农业,难道比打仗还厉害些?我就不相信,搞经济就那么复杂,那么多学问?

你们做向导,带我参观好吗?毛泽东说。戴桂芳和何天瑞使劲地点头。这时,石侣琼、程瑜也走进了61号墙门。毛泽东见到她们,微笑着点点头。石侣琼上前握住毛主席的手,低声说道:毛主席好!毛主席好!

晚上6时,毛泽东会见并设宴欢迎也门王国副首相兼外交、国防大臣巴德尔王太子。

1月3日至4日,毛泽东在西湖边的大华饭店再次召集华东六省市党委第一书记舒同、曾希圣、江渭清、刘顺元、柯庆施、叶飞、江华开会。陪外宾到杭州的周恩来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你们都订报吗?

你叫什么名字?

湖南省委详细汇报了干部蹲点办试验田及湘江机械厂,采取自建公助解决职工房荒等问题,毛泽东很感兴趣,认为可以推广。他在南宁会议上表彰湘江机器厂的作法是群众自动打破限制生产发展的规章制度的创举。

11日下午,毛泽东再次畅游邕江50多分钟。

这是谁出的?毛泽东问站在身边的程瑜。居委会出的,庆祝元旦的。内容不错嘛。毛泽东赞许地点点头。程瑜兴奋地涨红了脸。

张有根牵动一下牛绳,两条耕牛拉着双轮双铧犁开始耕地。毛泽东聚精会神地察看双轮双铧犁翻过的深灰色的土壤。耕到地边,毛泽东望着张有根和刚刚跑过来的楼宇光,问:用双轮双铧犁比用旧式木犁省力吧?

只顾下棋的姑娘们,眼睛盯着棋盘,回答:好!好!欢迎!

郑肇勇结结巴巴地说:我们这里的卫生工作搞得还好。

当日,毛泽东对《十五年后赶上或超过英国》一文作了批示:江青阅,此件很好,可惜未比电力。

戴桂芳一抬头,怔住了:毛主席?看错了吧?她定睛再仔细地看,立刻涨红了脸。

当天,毛泽东乘飞机离开长沙,飞抵南宁。

我们在学习,小孩也在学习。胡澄章一边回答,一边指了指站在毛泽东身边的自己的孩子。

鱼吃孑孓。孑孓是蚊子的卵在水中孵化出来的幼虫,身体细长,游动时身体一屈一伸。蚊子最喜欢在天雨水里繁殖孑孓,居民们便想到在水缸里养金鱼的办法。

毛泽东特别强调不断革命。他说:我们的革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从1949年全国范围内夺取政权开始,接着就是反封建的土地革命、农业合作化、私营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又是政治战线思想战线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个革命今年7月可以基本告一段落,但还没有完结。现在要来一个技术革命,以便在15年内或者更多一点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英国。要求各级干部努力学习科学技术,做到红与专、政治与经济、政治与技术、政治与业务的统一。要求重视知识分子,各部、省、地、县都要培养专家秀才,没有知识分子不行,无产阶级一定要有自己的秀才。

8日凌晨1时,台湾国民党飞机向南宁飞来,我空军进行了拦截。毛泽东当时正在读《楚辞》,他坚持不进防空洞。

毛泽东见她们把军棋都仆倒在棋盘上,便问:你们怎么下仆棋?

为什么养鱼?毛泽东指着水缸中游来游去的金鱼好奇地问。

视察了小营巷,毛泽东乘飞机离开杭州,飞抵长沙。

在哪里工作?

毛泽东事前为3日开始的杭州会议起草了讲话提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