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药离合论–《医学源流论》卷上

方之与药,似合而实离也。得天地之气,成一物之性,各有功能,可以变易血气以除疾病,此药之力也。然草木之性,与人殊体,入人肠胃何以能如人之所欲,以致其效?圣人为之制方以调剂之,或用以专攻,或用以兼治,或相辅者,或相反者,或相用者,或相制者。故方之既成,能使药各全其性,亦能使药各失其性。操纵之法,有大权焉,此方之妙也。若夫按病用药,药虽切中,而立方无法,谓之有药无方,或守一方以治病。方虽良善,而其药有一二味与病不相关者,谓之有方无药。譬之作书之法,用笔已工,而配合颠倒,与夫字形俱备,而点画不成者,皆不得谓之能书。故善医者,分观之,而无药弗切于病情;合观之,而无方不本于古法。然后用而弗效,则病之故也,非医之罪也。而不然者,即偶或取效,隐害必多,则亦同于杀人而已矣。至于方之大小奇偶之法,则《内经》详言之,兹不复赘云。

张琪教授倡导经典思维方法,倡导经方简、普、效、廉的使用理念,强调“学以致用”,临证果敢用药救治危厄重病。其应用经方治疗疑难杂症效如桴鼓,堪称临床擅用经方之楷模,为当代龙江医派之旗帜。张琪教授在运用经方时,常强调以下几点。抓主症,不忘兼症次症,善方证对应。张琪教授认为,主症系疾病临床表现中居于主导地位的症候,根据主症而制定主方,每一方都有与之相适宜的主症,只有掌握住主症,不忘兼症次症,才能从错综复杂的疾病中找到病机核心,从而给予恰如其分的治疗。善化裁经方、活用类方,扩大经方使用范围。张琪教授善于在经方的基础上加减变化,使之更符合病情,切中病机,凡内、外、妇、儿各科常见病及疑难杂病,皆相适用。同时,“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其对仲景桂枝汤、麻黄汤、柴胡汤、栀子汤、承气汤、泻心汤、白虎汤、附子汤、陷胸汤等类方运用尤有心得,观其验案,所处之方既有经方之骨,又有自出机杼之肉。善用合方。张琪教授针对复合病症,善用大方复法。对病机错综复杂者,常以经方、时方、经验方、自创方交互组合使用,并注意各方所针对的不同病机合理配伍,故每起沉疴。专病专药。张琪教授针对疾病和某些证候,善用某些针对性药物。如对北方常见之寒痹常用乌头,对神经原性之瘫痪善用马钱子,贫血常用菟丝子,高热常用大剂量石膏,肝炎喜用虎杖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