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症不同论–《医学源流论》卷上

凡病之总者,谓之病。而一病必有数症,如太阳伤风,是病也;其恶风身热自汗头痛,是症也。合之而成其为太阳病,此乃太阳病之症也。若太阳病,而又兼泄泻不寐心烦痞闷,则又为太阳病之兼症矣。如疟病也,往来寒热呕吐畏风口苦,是症也。合之而成为疟,此乃疟之本症也。若疟而兼头痛胀满嗽逆便闭,则又为疟疾之兼症矣。若疟而又下痢数十行,则又不得谓之兼症,谓之兼病。盖疟为一病,痢又为一病,而二病又各有本症,各有兼症,不可胜举。以此类推,则病之与症,其分并何啻千万?不可不求其端而分其绪也。而治之法,或当合治,或当分治,或当先治,或当后治,或当专治,或当不治。尤在视其轻重缓急,而次第奏功。一或倒行逆施,杂乱无纪,则病变百出,虽良工不能挽回矣。

疟脉自弦。弦数者多热,宜汗之;弦迟者多寒,宜温之;弦紧宜下;浮大宜吐;弦短者伤食;弦滑者多痰;虚微无力为久病;洪数无力为虚;代散则死。

夫疟有风疟、暑疟、湿疟、食疟、痰疟、疟母,诸疟之不同,不过风、寒、暑、湿之外感,七情、五味之内伤之所致也。然内外失守,真邪不分,阴阳偏胜,寒热交攻,乃成疟也。有一日一发,有二日一发,有三日一发,有间一日连二日发,气血俱受病。有夜与日各发,有发于午前,有发于午后。其始发之时,欠伸,畏寒战栗,头痛,或渴,或先寒后热,或先热后寒,或单寒不热,或单热不寒,或寒少热多,或寒多热少。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治疗之法,当先发散外邪。有有汗,有无汗。无汗者要有汗,散邪为主;有汗者要无汗,扶正为主。然散邪扶正,病不退者,又须分利阴阳,以柴苓汤最效。甚者或以截药而除之,不二饮、胜金丸之类截之。不愈,乃气血大虚,要扶胃气为本,露姜养胃汤、养胃丹之类。又有绵延不休,弥
越岁,汗、吐、下过,荣卫亏损,邪气伏藏胁间,结为症癖,谓之疟母,
疟饮,黄甲丸之类。盖疟有新久浅深,治有缓急次序,宜以脉症参验,量其虚实而疗之。《机要》谓太阳经为寒疟,治多汗之;阳明经为热疟,治多下之;少阳经为风疟,治多和之。此三阳受病,谓之暴疟。在夏至后,处暑前,乃伤之浅者。在三阳经则总之为寒疟。

在处暑后,冬至前,乃伤之重者。其三阴经疟,作于子午卯酉日者,少阴疟;作于寅申巳亥日者,厥阴疟;作于辰戌丑未日者,太阴疟也。

一凡疟方来,正发不可服药,服药在于未发两时之先。不则药病交争,转为深害,当戒之。

一平素虚弱,兼以劳役内伤,挟感外邪;以致疟疾。寒热交作,肢体倦怠,乏力少气,以补中益气汤加黄芩、芍药、半夏。有汗及寒重,加桂枝,倍黄
;热甚加柴胡、黄 ;渴加麦门冬、天花粉。

一久疟,乃属元气虚弱。盖气虚则寒,血虚则热,胃虚则恶寒,脾虚则发热。阴火下流,则寒热交作,或吐涎不食,泄泻腹痛,手足逆冷,寒栗鼓颔。若误投以清脾截疟二饮,多致不起。

一疟后饮食少进,四肢无力,面色萎黄,身体虚弱,以四君子汤合二陈汤,加姜炒黄连、麸炒枳实,煎服。

一凡疟后,大汗出者,乃荣血不足之候,以人参养荣汤主之。

散邪汤〔批〕(按此方治疟无汗,当发汗散邪为主)

治三阳经疟,头痛无汗,发热恶寒,当发汗散邪。

川芎 白芷 麻黄 防风 紫苏 羌活 甘草 白芍药

上锉一剂,生姜三片,葱白三茎,水煎,露一宿,次日温服。有痰,加陈皮、半夏。宿食不消,吞酸恶食,加麸炒枳实,姜汁炒浓朴、山楂、莱菔子。湿,加苍术。挟气,加青皮、苏梗、香附。

正气汤〔批〕(按此方治疟有汗,当止汗正气为主)

治虚弱人疟,头疼自汗;寒热往来,当扶正散邪。

柴胡 前胡 川芎 白芷 半夏 麦冬 槟榔 草果 青皮 茯苓 桂枝甘草 白芍 陈皮

上锉一剂,生姜三片,大枣二枚,水煎,预先热服。

柴苓汤〔批〕(按此方治疟,分利阴阳,和解表里之剂)
此药分利阴阳,和解表里之剂。

柴胡 黄芩 人参 半夏 甘草 猪苓 泽泻 白术 茯苓 肉桂

上锉一剂,生姜三片,大枣二枚,水煎温服。无汗加麻黄。

有汗加桂枝。寒多倍肉桂。热多加黄芩。胸膈满闷加枳壳、桔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