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母亲

1、冰淇淋:最近你们粽子家族成热门美食了,其实我们两家还有点血缘关系呢!你看,我们的火炬冰淇淋和你们家族里的圆锥粽样子长得挺像的。

图片 1

粽子:瞎掰,照你这样讲,壁虎和鳄鱼也长得挺像的,难道他们也是亲戚?你们冰淇淋是移民过来的,而我们粽子是土生土长的,不高攀!

是谁?总在田间土角灶前屋后

2、元宵:别人都说我们元宵是最有魅力的。

文/点点可可

粽子:何以见得?

上帝不能无处不在,因此他创造了母亲。                                 
                (犹太谚语)       

元宵:看看我们的体型就知道了,是不折不扣的左右逢“圆”。

据我所知,母亲会的东西真不少。

粽子:照你这么说,我们粽子是最团结的,万“粽”一心。

记忆中一翻衣柜,总会在里面看到一些毛线勾打的衣服,各种质量各种花色都有。母亲总会说:“老了,事情多眼睛花了,原来会打的毛线花样可多呢!”

图片 2

母亲还会手工剪裁、缝制衣服。记得那年我才六岁,母亲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匹灰色的灯草绒布,几下裁剪下来,便给我缝制了一件衣服。当时不知咋想的,死活就不穿,母亲哄来哄去仍不见效。现在想来,那时的母亲一定失望极了。

3、饼干:还是你们搞体育的好,身材看上去这样棒。

糟辣椒,母亲每年都会做的。一般都是自家种植,但也有自然灾害的时候,乘赶场天在街上买来新鲜个大色泽好的红辣椒及姜、蒜等,刮好剥好洗干净,一起放在大盆里剁碎,再撒点盐,倒点酒,然后装坛,加封。一个星期后,香脆酸爽的糟辣椒就可以吃了,可以炒菜,也可以直接食用。记得小时候弟弟嫌饭菜不好吃,就偷偷地舀糟辣椒来当零食吃,吃了整整一大碗,我想,当时对他来说,那该是一种多么绝妙的美味啊!

粽子:我搞什么体育?

母亲包的粽子,是最清香的。每年端午节前两天,母亲就会准备好新鲜的粽叶、席草、干净的糯米,开始包粽子。先将粽叶放在沸腾的开水里烫熟、捞起,再用干净的毛巾一张一张将粽叶擦干,小时候擦粽叶的事一般都由我来承担,有时动作慢了母亲也会来帮忙。 
 

饼干:游泳啊,而且还是跳进锅里游温泉泳。

母亲先将擦干净的粽叶选两张拼在一起,将粽叶一挽便形成长长的锥形(为了学这个动作我花了不少功夫,那时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变魔术),接着抓一小把糯米放在锥形的粽叶里,再用筷子在米里插几下,使其紧凑些,然后再加点米,再找张又窄又长的粽叶在开口处围一圈,据母亲说,这样做一来可以增大容量,二来方便造型。紧接着将超出糯米的粽叶折下,盖住糯米,再从左右收拢,往一边折叠,粽子的顶部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下面是尖尖的圆锥体。最后用席草(现在改成白线)将粽子的头绕几圈,捆好,就大功告成! 
放在清水里,煮上4个小时左右,香喷喷的粽子就出锅了。

粽子:见笑了,我们搞体力劳动,吃的是青春饭。不像你们搞脑力劳动,智商高,学历高。

母亲包粽子,很少用其它馅,纯的白糯米,清香四溢。从小到大,都是吃母亲做的糟辣椒,吃母亲包的粽子,在街上买的总不及母亲做的包的好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